汝城县繁华食品有限公司,欢迎您!
全国服务热线:400-788-7158
新闻动态
回忆一桩感人的辣椒救命故事
发布者:湘汝小编   发布于:2019/3/22 10:27:09   点击率:587

新鱼口一小队不但是新鱼大队特别困难的生产队,而且算得上全花阁公社最典型的缺粮队。有首歌谣云:“禾镰子上壁,就有饭呷。”那是1967年春荒季节,全队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政府发下来的几千及粮指标。这救济粮指标,好像久旱遇甘露,大家都非常欣喜。我甲分得了粮指标一百斤,这是我家陈贤富开会带回来的好消息。我听后确实半喜半优,这粮指标需要十元钱才能购买!当时,我们手上一分钱也没有。

  没钱就只有去借,我与富贵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去钱粮湖农村孩子的姑妈家想办法。我家到姑妈家四十公里路,我蛮有把握来到金姐家,说明来意。金姐听后跟我说:“我们分场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家里有七斤半干辣椒,可以变换十来元钱。”以后也就是这七斤半辣椒让我们度过了春荒,并且还添置了一些衣服与两床蚊帐,还买了麦麸子喂大了两头大肉猪。

  到金姐家的第二天早上,我挑着这些辣椒与一些蔬菜到大通湖三吉河坝镇上去卖。三吉河坝是几个农场的集镇,邻近是北洲子农场与金盆农场。农场里月月发工资,职工们的生活比人民公社的农民好多了,周围公社里的农民都看准了这个地方,半夜三更就将要卖出的东西挑到这里卖。职工们也早早来这里买自己需要的物品。到了九点钟,街上人就很少了。我挑来的蔬菜与鸡蛋均已卖完,但干辣椒还剩一半。我想一定要卖完才回家。于是挑着担子去串乡。我来到北洲子农场一个分场的食堂,事务长看见我筐子里的干辣椒,笑嘻嘻地说“你卖辣椒卖到辣椒窝来啦。你瞧,这阁楼上还有几十袋青红各半的干尖椒呢。我们的干尖椒只卖四毛钱一斤。你将自己的货卖了,再把我这里的辣椒买了去贩啰。”当时我听了暗自高兴,心想这是一个财源啊!

在那个“狠狠阶级斗争”“造反有理”的年代,贩卖属于走资本主义道路。我能赚这些钱吗?可是现在离新收成还有几个月,全家九口人怎么过下去?  摆在眼前的是这里的干辣椒这么便宜,是个赚钱的好机会,我能放弃么?经过我反复思索,我觉得邀请我们队里忠厚老实的段桂珍姐姐和我一起做,靠谱些。她的丈夫游正清是本队的会计,我们两家几代人都是好友,靠得住。我小心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桂珍姐听了非常高兴,决定和我一起去做这桩生意。


我们两个女人每天早出晚归,从北洲子某分场购进二十斤干尖椒,然后一同到附近的各个农场去卖。第一天,每人赚了十元左右。因为新辣椒没有上市,这干辣椒成了抢手货。一个多月,我们把北洲子分场阁楼上的辣椒全卖完了。这段时间,队干部为我们开了绿灯,他们考虑我们这两家人口多,不想办法实在是无法生存,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个年代的钱很值钱,长年累月喂一头合格的猪才能卖六十元,我与桂姐买一个多月辣椒,没人赚了二三百元钱。

这贩卖辣椒的过程中,我俩还向北洲子另一个分场借来三百八十斤救命粮转借给队里的缺粮户。一天,我与桂珍姐挑着辣椒到更远的北洲子一个分场的职工食堂去卖。快中午了,事务长买下我们的干辣椒后,到保管室付钱给我们。保管室的一遍放着大桶大桶的白米,很是诱人。我羡慕地说:“事务长,你们农场的人真幸福,粮食这样充足,比我们公社的人强多了。毛主席说,天下人民是一家,你们的粮食是否可以借点给我们度春荒?”事务长抬头凝视着我们说“你们凭口说怎么行?要有公社证明方可借给你们”

这是真让我们大喜过望,回到队里后跟队里的领导商量,他们盘算了一下:各家各户到“双抢“还需要多少粮,然后到新鱼大队、新安公社转取证明,并带两个劳力拖着板车来到北洲子某分场借来380斤大米。我与桂珍姐各借了50斤,其余的由队干部给困难户姐燃眉之急。乡亲们还夸奖我们好像外交部长一样。”双抢“过后,我们讲信誉,把大米归还到了北洲子农场。

我们还在贩卖辣椒的过程中了解到,这年我们邻近的农民非常缺乏辣椒苗。一是气温低,辣椒子霉烂了;二是要有些辣椒籽被老鼠偷偷吃了。农场里的职工向我们买辣椒时,问起辣椒苗的事,我只得用善意的谎言满口答应他们说:家里育了大量的辣椒苗,到时候挑一些来卖给你们。于是,我们回去之后,到处打听哪里有大量的辣椒秧,100根只要一毛钱,我就带着小儿子克忠,每天买进16000根辣椒苗,挑到三吉河坝个分场去卖。儿子刚满11岁,他居然能跟上我的步伐,一天来回六十多里,我们必须快走。这下可苦了桂姐,她在后面叫喊:“陈家里的呀,等等我吧。”


贩卖辣椒秧可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儿,来回不见天,从新鱼口动身到华容注滋口菜园子有二十多里,然后在挑到大通湖各分场串乡去卖,不知道要走多少路。辣椒秧如果上午没有卖完,到了下午只能与一些老人家谈生意,价格要降下来;到了傍晚还只能甩卖,没有卖完绝对不能回家。走夜路也相当吓人,农场的屋集中,好远没有人家,如今想起来都害怕,不知道那个时候怎么有这么大的干劲。

一天晚上,我在哦农场迷了路,转来转去又转到了老地方,听人说,走夜路容易碰到错路神,于是就自言自语地说:“错路神啦,请你别开玩笑啰,我家里还有几个月大的娃娃等着吃奶呢。”后来,又不知不觉走进了一片坟场,心理更加害怕。平时,听人说鬼怕胆大的人。我昂着头挺着胸向前走,一直走到窑堡万头猪场,我的心才平静下来。但离家还有一段距离,要经过河床的一片沙滩,幸好那个时候没有水,我很快就跑过这片沙滩,往家里走去。

还有一次,清晨出去进辣椒苗,由于没有钟,搞不清白天黑夜,我和克忠还有桂姐差点被人打了。那晚,我喂饱小女儿的奶立刻喊桂姐挑着箩筐动身了。我们一边走一遍聊家常,对生活出充满了信心。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华容注滋口菜园子附近。


“今天怎么回事,天还没有亮的影子?桂姐小声的问我。我说:“可能是我们来的太早了吧。”我们觉得天气有些寒冷,只好依偎在一家菜农的屋檐角里,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发出了鼾声。那个人家是生豆芽营生的,天刚蒙蒙亮就起来扯豆芽。打开门,看见有人,大喊:“来了强盗,来了强盗!”我们被叫喊声惊醒,连忙站起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从南县华阁公社新鱼口来购买辣椒秧的。”那家菜农听后,声音立刻缓和下来,并带我们去进辣椒秧。

这就是七斤半干辣椒引出来的一串故事。七斤半辣椒让我走出一条救命赚钱的道路。我体会到,路是人走出来的,只要有坚定的信念,什么难走的路都能走出来,什么困难都能克服!